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好像很久没出粮了(……)黄红高亮注意。

“不是自己想玩的吗?好歹先把饼干对准吧。”
“……啰嗦,我知道!”

我爱红斗一辈子

第一张是臆想中的狐狸,第二张是华山红斗(……)好久没动弹了,试一下

画吧指绘,粗糙。……

自己爽爽的,黄红破车,abo,没头没尾。不打tag了好羞耻。。

。。算了,不打tag了,大头都丑得惊为天人。。

是心劫同人。有后续的话会是黄红,大家好,我产出了(……

“好歹我也当过几天大夫,不让我动的话……这人可就必死无疑了。”

黄道丢出这话时抱的是无所谓的态度,毕竟死人不死人和他现在的职业操守没有一点关系,若再被那小同志念一次就当是又臭又长的电视剧总算收工一样收剑麻溜滚蛋,但又觉得有点不好,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好,或许是医生时候的职业素养还没丢干净吧,他就这么认了命,遂有了现在被这警、察小同志持枪顶着的尴尬场面。

血的腥气有点沉,压在鼻腔间与瑟瑟寒风混杂在一起,黄道不紧不慢得等那小同志把枪收回去,过了会才扭回头去作暂时的急救工作,悠哉的像是还能把一根烟点好叼上,但是现状却没表面看上去那么好处理,黄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颦起眉,吐出的话语被倏然增大寒风刮...

什么,你们都收到心劫了吗。。远在学校的人留下苦涩的泪水(。。

认真看了史史的观后感后更是想回家了,现在摔断腿请病假还来得及吗(问题发言)

要写黑红,abo,脑内八百万大戏要开头的时候卡壳了,走了走了。。

我爱黑昙。。史史我爱你呜呜呜呜呜暴毙暗灯疯狂打cal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男神也是呜呜呜呜呜关注你们真是太好了啊啊啊啊。。。(遗言)

1 / 7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