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擦边球。漂十

和猹的约定,漂十sm我写不出来,擦边还是了可以的,嘿嘿。


十字线已经失踪好几天了。

看管人凯恩习惯了十字线本就闲不住的性子,也不多过问,更何况他最近忙于处理感情,暂时分不出心去想那天天挑事情的绿色汽车人去了哪儿。探长开始还会奇怪,便去问隔三差五出去一段时间的红甲武士,武士金色面甲活动着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无辜表情,心不在焉的从发声器里哼出一句似在担心的话,力度却甚微。之后要不是漫不经心的转至另一个话题,亦或是根本不再做补充转去练他的瑜伽。

而漂移一天的心情,一般都取决于十字线那天的乖巧程度。

“无惧…

在昏暗地方里绿色机体天蓝色光学镜充斥着的恐惧与不安的图像在刹那间占据了cpu,漂移的发声器哽了一下。

无恨——

那对光镜里头的恨意鲜少会被察觉,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能与漂移对视,或许说是不能对视,上次对视的时候那光镜里的复杂情绪便被漂移用一巴掌扇去了,面颊上甚至余了些隐约的指痕。
对着不带情感的质问,绿色机体从险些被扇错位的发声器里嗤出一声低笑,他说是,嘴角挂着别扭的弧度。

“……你说错,我还能说没错吗。”

无怒。”

漂移有些口干,在他手里十字线从未发过怒,他一直都温顺的承受着自己某种方面的占有欲与任性。顶多是过了头时埋怨几句,那张总是飙着嘲讽的嘴虽不像之前那样喋喋不休,却还是很想寻个东西堵上。

但还不到时候,漂移。

他对自己说道,试图平复下情感模板上交替而生的欲求与暴戾。仅是无用功,他已经开始想像绿色机体被刀柄顶上线路时可怜的呻吟了,引以为傲的绿色涂漆也遍是刮纹,张狂的博派军械师,如今狼狈到连疼痛都能使他产生兴奋。

十字线。

今日清修被杂念断得彻底,红色武士发了会愣。

……让他补回来?

评论(8)
热度(20)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