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篡改。高铁改成火车,班长在持有者睡着后可以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设定。拉郎,普贤x红斗。

ok下翻走起↓


火车摇晃了一夜,隐约听得到隔壁床的呼声,白天闹着要刮胡子的小姑娘也蜷在一起睡着了,安静的像只小兔子。

普贤没有睡着。

他干脆坐起身,床板摇晃着发出不堪一击的响声,投射在地面上规矩的光影抖了抖,又被挡住了一角。

指针指向临晨两点,他抬起头本是想看看窗外景色,没准看着看着就有了睡意,他想,指腹贴上薄薄一层被褥,甚至还能摸到床板的纹路。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个人,环臂倚在墙边,利落短发被镶上一层银边,只不过背着光,只能借助微弱的光窥见模糊的一只眼睛。

普贤是知道杨减收了一只妖做了神器,他想,大概就是他了,毕竟没有哪位正常的乘客会在半夜倚在别人的卧铺这儿故作忧伤望天。当视线交汇时,普贤皱了皱眉头。
——不同与别的别收复的妖,那眸子里没有怨、没有恨,只是浸着一种深深的悲伤。

他们对视了半天,终是憋不住这尴尬的气氛,普贤轻轻的咳了一声,骨节分明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抬起试图吸引人注意,嘴角勾起成了一副和善的笑颜。

“……嗨,少年怎么还不睡啊。”

无言。

“别这么冷漠嘛,你可以喊我普贤菩萨。”

那人犹豫了一会,才缓缓道出,声音压的极低,几乎是用气音说的。

“红斗,我叫红斗。对了、”

“嗯——怎么了,红斗。”

普贤看到在自己用一种极其轻缓的声音唤他名字的时候,那人肩膀敏感的耸动了一下,便迅速别开了脸望向别处。

还蛮可爱的嘛。普贤想。

“……没,说话小声点…我看到杨减翻身了。”他说,嘴角抽动。

两人同时僵硬而默契的看向对铺,那被瞩目的神正在梦中呓语。

“全部……都揍成狗。”

后半夜,便是相视无言。

评论(9)
热度(30)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