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地铁禁烟。

黄红。蛛蚤。日常段子


“地铁不能抽烟。”

黄道晃了晃手腕,眯着鎏金色眸子瞅了半晌面前那义正言辞的跳蚤,只好意思着向后退了步倚上外墙,齿列咬合叼着烟拨弄几下火机,声音连带着有些模糊。

“事儿真多,你三好学生当久了?”

未等红斗搭话,那扑面而来的烟雾便堵上了向来不沾尼古丁的跳蚤的嘴,他干呛几声,眼眶干涩,引来始作俑者黄姓蜘蛛的一阵笑。

“……你笑屁。”红斗愤愤。

“倒是第一次见有妖说自己是屁的。”烟雾弥散,这次倒是没往红斗脸上招呼,黄道张了张嘴正想再呛几句,便被身后怯生生的一个声音噎了回去。

“那个、先生,地铁站不能吸烟的……”

“我已经在外面了。”黄道侧眸瞥了眼憋笑的红斗,再去瞅那袖上别着袖章的小姑娘,屈指一弹抖落下了烟灰。

“不好意思,要离开五米。”

“这么多事。”黄道扬眉,又闻见红斗那边实在是忍不住的笑声,便斜斜的瞥他一眼。垂颚依依不舍的再深吸一口,就抬臂圈住那站在台阶上头的跳蚤的腰一用力将其捞了下来,在姑娘边上的跳蚤踉跄了一下,重心不稳导致着整个人趴了上去,整个人都埋进使坏的蜘蛛怀里。

他抬手搓了把红斗脑后的短茬,在红斗慌慌张张挣开时一把攥上他的腕,半拉半牵的拖着跳蚤挪了几米。

“干什么?!”跳蚤的脸涨的通红,瞪着像小鹿一样圆溜溜的眼睛。

“没什么,”他又吸了口烟,启唇时丝缕烟雾便从勾起的嘴角溢出。“那姑娘蛮好看的。”

“在担心这个?”红斗忽的有些想笑。

“所以别离我太远。”黄道侧眸去瞅人,眼里隐着晦暗笑意。“只要你还想干干净净去学校当你的班长。”

红斗下意识抬手掩上颈侧,眼神飘忽半晌才闷闷应声。

“噢。”

评论(4)
热度(62)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