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随手存。明年六月回来再接,如果我还吃这对的话(……。ABO

浓重的Alpha气息环绕在孙艺洲的周围,发情期的意料提前让他不自觉的想要去渴求,想要钻到那人身边,想要在他怀里粗喘,想要更多更多不能言语的东西。

我靠…!

孙艺洲被惊得猛坐起身低低的骂了一声,脑子却仍是一片混乱,刚刚梦境里的场景淫靡不堪,待惊醒后才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他才掀开被子,看着明显有了反应的下身很淡定的得出结论。

没错,发情期提前了。

被子被随随便便撂在一边驮成一坨,正午的阳光明晃晃的照在床头的闹钟上反射一片弧光。正当孙艺洲刻不容缓的匆匆忙忙翻箱倒柜寻找那一小瓶抑制剂的时候。忽的想起了什么心脏震的像是铜钟忽然被敲响在脑海里重叠回旋,孙艺洲将手上用来开柜子的一串钥匙像是放弃了般随意丢地上,细碎声响骤响。

没有抑制剂,对于一个还未被标记的Omega来说是分外严重的问题。孙艺洲理了理刚起床翘下来的碎发使劲地按了按太阳穴,指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屈起在发胀的穴位上揉捏。几天前的记忆浮现在眼前,有些无奈的干笑一声。

洲哥,抑制剂成年了以后就不推荐使用了,会让反应变得迟钝的,我先替你收着!

几天之前的记忆中的呆萌少年呲着牙眼带笑意,说完后便拿着那瓶抑制剂在孙艺洲面前晃了晃像个宝贝一样揣怀里没收了过去,孙艺洲还真是没在意这回事。发情期还远着呢,哪有那么早,而且这款只是试用嘛,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那个。他是这么想着的,大手一挥便把仅有的抑制剂给那人拿着,还美滋滋的在心里盘算等这几瓶给出去后等发情期前几天再出去买,谁料到平常准如太阳东升西落的规律一般的发情期会始料不及的在这时候出现。就这么愤愤的想着,身体里乱窜的冲动让孙艺洲差点就要把后槽牙咬碎。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蒋劲夫是个Alpha,虽然外表看上去完全不像。但早已觉醒成Alpha的体质的确让孙艺洲羡慕又嫉妒。孙艺洲本身看上去像个Alpha,但其实是个Omega,只好努力掩盖自己是个Omega的现实。在没觉醒之前他一直相信自己是个Alpha,再不济也是个Beta。可正当他信心满满的诊断完以后,那张纸上大大的Omega彻底让他傻眼。

做一个娇娇滴滴的O,找个A过日子。没有主张没有权利怀孕生子做一个贤妻良母,它甚至能看到今后的一生是如何度过的,他不想这么过,也不愿意有这样的结局。他尽了全力让大家都成功地给他贴上Alpha的标签,这样随身携带的抑制剂也就可以解释了,只要不被嗅到发情的时候那浓厚的味道就万事皆安。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发情期是一道坎啊。

他常常这么感慨着,但却幸运的每次都巧妙避开。只可惜小空档总是在放松的时候变本加厉的猖狂出现,现在要是出了门去买抑制剂的话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会被围观,进退两难,是孙艺洲现在的状态。

犹豫再三,手上捧着的手机通讯录里形形色色一排朋友,这要是拨过去还不知道怎么解释,唯一的出路便是在F那埋伏的唯一一个人。

夫仔。

指尖轻点姓名拨出电话,努力平缓下呼吸将声线压到最低以免一丝一毫情欲透露出来。孙艺洲的眼睫毛微微颤动,垂眸注视着屏幕上绿色符号不断移动勾画出“正在拨号”的字样。电话另一头的蒋劲夫刚刚从浴室里出来,头上搭着条毛巾湿漉漉的头发发梢还在向下滴水。银色手机电话铃声正巧响起,蒋劲夫顺手拿起手机还带水渍的拇指划过解锁路线,屏幕上方“洲洲”二字在头顶上暖光里独具一格的晃着荧绿色光芒。

喂——洲哥?怎么了?他问,另手拿着前几天缴获来的抑制剂不断把玩。

帮个忙,夫仔……。电话那头沙哑低沉声音中像是隐隐约约包含着什么东西,蒋劲夫别有所想的应了一声。

这瓶抑制剂鉴定出来的类别好像是,Omega专用极效抑制剂。

所以洲哥,是Omega?

EN没有D。

评论(11)
热度(17)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