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随笔,等我有空慢慢喂安利我这次就顺手来个耍流氓的东西(…

醺烂灯光洒下满目红蓝灯光交汇,醉酒的人儿东倒西歪趴在吧台上嘴里还在念叨着再来一杯。口齿不清咬词都带着浓浓鼻音,老谷这昵称活活的叫成老公。嘿嘿嘿傻乐着不到一会又没了声息。

谷嘉诚忽的有些无奈。

他瞅着倒伏在吧台上一会说着胡话一会没了声音的人有些无奈的别开脸吮一口琥珀色液体,冰凉温度滑入喉口舌面上遗留火辣触感。他咂了咂舌侧眸瞅向那人,眸中充斥复杂的咧了唇角。

其实伍嘉成酒量还真不错,谷嘉诚可是耗了好久才等到他先跪。这种先天的东西要是靠后天可难维持,谷嘉诚是后天的酒量好,毕竟大学那时候遇到一群损友加基佬大半夜拖他出去喝酒唱k把妹,这么磨练下来也练就了一身酒量。他要是说醉早就醉了,就是把持得好一点没说胡话而已。眼前的一切东西都浸上了水光,脸上红晕肆无忌惮的泛滥着延伸到耳朵尖,他垂下头瞅了瞅表。指针已经徐徐指向凌晨一点,现在这时间要是平时训练他早就睡死了,刚好剧组休息几天,伍嘉成就死拉死拽的把谷嘉诚拉了出来。神经已经宣告困意快要止不住的睡意冲撞脑海。他揉了揉太阳穴,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眺望窗外。

伍嘉成是他的恋人,当然也是攻方。其实真要说来气场还是谷嘉诚强一点,就可惜他附错了身体。敏感到耳朵尖的躯体有时候还真的让人有些难过,只是一点点剂量的春药直接给热的发燥主动往伍嘉诚身上蹭导致引火上身。最后也就顺其自然当了下面那个。网上的cp文他也经伍嘉成那手机看过的,都是谷伍。当时伍嘉诚气的差点就微博直播伍谷肉。谷嘉诚这么回想着,又灌了半杯酒入腹,他眨了眨水朦朦的眼睛干笑一声。那天被折腾的差点没法去练习,有时候嘉成还真像泰迪犬,没阉割的那种。

想的太入迷谷嘉诚也就失了神没注意到身边人的悠悠转醒,嘴角勾起的弯弯笑意却没沾染上一丝一毫痞性。忽的感觉背上一重伍嘉成的声音就从耳侧传了进来。带着浓重酒气的鼻息一齐撒在颈间。

“我想干你啊老谷……。”

谷嘉诚皱了皱眉垂眸看向在腰间为非作歹的手按捺住快要脱口而出的呻吟,他扯住伍嘉成的衣领咬着后牙槽闷闷的说了一句。

“你是泰迪吗……?”

伍嘉成龇出小虎牙在谷嘉诚脖颈上吮下一个吻痕,眼角微微上挑暧昧的冲人狐狸一样笑着。

“老谷你这是答应了咯?去哪好呢。我可忍不到回去哦。”

“那憋死你最好了。”

——————

并没有什么剧情。单纯的想要看伍谷调情哦哦哦哦伍谷好好好!

顺。语c扩列我谷嘉诚。要吃伍谷的嘉成,有意者留号等我上线就扩。

ny

评论(4)
热度(27)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