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松鼠与狐狸的日常。摸鱼

虽然越写越糙! 但还是请你们收下我对你们的爱!♡

暖洋洋的阳光透过布满液珠的窗户莽莽撞撞闯进屋子,电视正播的极限挑战六人帮吵吵闹闹,声线混杂在一起窜进黄渤耳内也没影响他睡眠。门突然开了,门锁咔哒上的声音甚至盖过了电视的声响——把正靠着沙发小憩的那人清梦给搅了。王迅正在脱鞋,手上提着一个画着酷似松鼠的logo的纸袋子,从里头冒出的栗子的甜香气息瞬间扩散到了整个屋子。

醒了啊?王迅把袋子递了过来,黄渤揉了揉眼睛捏着袋口接着。正懵着,王迅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黄渤感觉到有一只手撩起刘海覆上脑门,微凉的温度把它给冻了个激灵。

黄渤你这是睡糊涂了吗,电视看到哪了?




电视是王迅之前开的,难得串一次门的王迅偏要拉着刚睡醒的黄渤看电视,一调到左上角有个红底白星的标志的频道就发现屏幕上正播着疯狂的石头那期自己挽着黄渤手臂走的画面,王迅咧开嘴笑的分外傻气,眼睛都快给笑没了只为让那大板牙显山露水。黄渤朦着眼睛往王迅那一瞥,嚯!毫不忌惮老友想法就哈哈哈哈哈哈乐了起来。

王迅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吃的菜包子啊?黄渤说,把屁股从沙发上挪前了些许拿了个橙子。放在外头的橙子饱经风霜,冻得硬梆梆的就跟个网球一样。王迅在旁边纳闷了,他就看着自顾自拿橙子在手上揉搓的黄渤反复寻思。不对啊,我没吃韭菜包啊,味道不可能重啊。看王迅还在思索,黄渤咧了咧嘴角将左手搭上身边人肩膀,轻轻的拍了一下将人魂儿给招回来,黄渤指了指厕所的方向让他自己去瞅瞅,可脸上笑意还没消就又被王迅给逗着了。——那人就这么迷茫的瞅着自己,无辜的小眼神让黄渤差点以为松鼠要改行当狍子,给绷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黄渤看了眼手中的橘子又抬头看了眼王迅,摆了摆手赶着傻着的松鼠狍。

瞅我干哈啊你!去去去,迅子你自己去厕所瞅瞅镜子!

王迅乖巧地站起身去厕所看了,抹了把被雾气盖住的镜面好好的瞅了瞅,趁着空档黄渤哧地笑了一声小声的嘀咕了声二傻子便专心致志对付橙子,可这玩意儿像是和他较上劲儿似的在他手中死活也拨不开,果肉里的凉意缠上手心把从被窝里捂热的手给染的凉凉的。这皮厚的怎么跟孙红雷的脸一样。黄渤嘟哝着,泄愤一般捏了把无辜的橙子。

不就是卡了点菜叶吗黄渤,你用笑的这么夸张吗,我还以为啥大事呢。王迅次拉着黄渤家里的一次性拖鞋从厕所出来,絮絮叨叨的说着一屁股坐在软软的沙发上。黄渤还是盯着手中顽劣的橙子哑笑了一声才把视线移到面前人身上:在我面前就不能带些形象吗,虽然这种东西你早就没了。

——嘿!王迅给说的哑口无言,嘿了一声便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似乎在斟酌说词,王迅从来说不过牙尖嘴利的黄渤,不痛不痒的反击更像是蚊子叮了口大象。你就不能给我留些面子吗,他说。很快就给黄渤回了句你在我这儿要什么面子?这下迅子可找到点儿了,大彻大悟的拍了黄渤大腿:那我在你这还要什么形象啊?

嘿迅子你拍我腿干啥!黄渤把凉的橙子贴王迅脸颊上推了一把。耍流氓啊?你在我这当然得要形象了,没准我这附近还装着摄像头呢,给拍过去咋整!王迅听着话还忒有道理,想了一会赶忙把手给收回去了。眨着大眼睛信以为真的说了句:那要是被拍的咱俩怎么办,不会上头条吧!

黄渤给这吓到的松鼠给逗乐了,推了把人脑袋扯起嘴角。王迅你都想啥子呢,拍极限挑战的时候亲的还少?王迅一想好像是哦,也没脸没皮的的凑过去挽着黄渤手。黄渤一把把手给抽了出来,哭笑不得的把位置挪了一下稍微拉开了些距离。

我都说了我不太习惯被男的这么搂,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我就过来了咋了!又挪过来了点。

我真的要报警了。挪远。

这么反反复复折腾了几个回合,黄渤差点就可以坐地板上了。这可不得着凉,这么冷的天,王迅只好挪回原位一脸委屈的继续看电视,黄渤一瞅这表情不对啊迅子不会真生气了吧——只好也挪了回去,然后眼睁睁看着王迅往边上位移了一点。

哎不是,迅子你不会真当真了吧!小渤有些着急了,王迅也没搭理他。他只好凑过去一点招了招手道,迅子你过来过来。

干啥?王迅扭头。

你不是刚洗了拨橙器吗,我这橙子打不开!

我不只是刚刷了牙吗哪来的……。

王迅硬生生把拨橙器这三字给吞了回去,笑也不成气也不成的伸手就把黄渤按沙发上要掐他脖子。黄渤哎哟哎哟了几声示了软,王迅也没法儿只好松开了手。这一打闹把沙发上较少的灰尘荡到了微微有些湿润的空气中,被阳光照成淡淡的浅褐色。

黄渤?王迅唤了声黄渤的名字,后者坐起身一脸疑惑的瞅着。你想吃橙子?王迅问,没吃早餐吧?

没呢,刚起床就给你拽着看电视了。黄渤答道。

你等等——。王迅站起身就去玄关穿鞋,蹬了几下就把鞋穿上开门关门下楼梯一气呵成。绣着花纹的地毯给踢歪了也没去摆回来,黄渤也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隔着一扇门听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也没去深思,笑了一声半靠在米色沙发上开始了回笼觉。




然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迅就回来了。

成了你别靠我这么近,你那眼珠子可吓死我了。黄渤回过神来推了把人脑袋,扒拉着袋子看到里面有满满半袋子栗子。

你这哪来的啊,花了多少钱?黄渤把手伸进袋子里摸了颗出来,略高的温度烫着了手又给丢了回去。王迅特别得意的拍了拍胸脯:没花钱,我都是靠脸吃饭的。黄渤觉得有些好笑的看着自豪的人。那怎么不用我的照片再换一袋?你手机里我照片还少吗,天天瞅你拍拍拍的咋也没派上用场。黄渤说着,垂下头继续折腾着纸袋发出稀里哗啦的声响。

你怎么知道的!王迅下意识接道,黄渤笑了一声回了句我有啥不知道的。气氛突然又沉静了片刻,当黄渤都以为王迅接不上话题的时候才听见那人小声的接了句。

这不没舍得吗。

细碎的声响忽然停息,王迅抬头一看便发现黄渤的动作停了一瞬又很快恢复,黄渤扭开脸,调笑了句。

除了钱你还会有不舍得的啊?

王迅发誓他绝对没有看走眼——

黄渤那时候的耳根,是粉红色的。



这天气回温的也太快了,黄渤在心底说着,将冰凉的手背贴在脸上降了降温。




————————
人生第一篇鸡条文给了迅渤!!!!
虽然没有肉。

评论(8)
热度(46)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