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坤渤存梗,中考完写(…

一篇要写的文梗,怕自己忘了。

大概是中篇……

现在时:警员坤x警员渤(退隐)
过去时:警方卧底磊x警员渤
暗恋:警员峥x警员渤(退隐)

主要是一个水性扬花的警花坤在一次本来很简单的任务受伤撞进同僚徐峥家,遇到与徐峥为好友的黄渤,因为徐峥外出黄渤迫不得已的帮忙救了急送他进医院然后花心坤对守寡(?)渤一见钟情便提出与他同居(借口是什么警员宿舍条件差啊,上铺脚臭啊之类的),然后开始倒追(他认为的平民其实是以前的王牌组合退隐的)渤的半正经的日常(?)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我在撒谎呢!!!




一篇让自己不忘梗的序

先生怕是,害死过至亲的人吧。

算命人脸上绽出一抹笑容,墨黑的圆镜面里倒映着面前男人掠过一瞬复杂的脸庞。尽他妈瞎扯淡,男人笑骂了一句,手欲挣出一股更大的力量牢牢箍住——可那算命的只是将手一翻,看似毫无力度的扣住。

男人挑了挑眉,觉得有些诧异的咧开了嘴角,带有狐疑的目光扫过面前正襟端坐的人。那人也不慌不乱,拇指略用力道在对方脉搏上按下。

先生是否名渤,姓——单字黄?

我靠,这也能猜出来?哎不是,咱俩之前见过吗?黄渤眯缝着眼笑了笑,对方也跟着报以一笑。 看着这笑容黄渤一愣,脑海里突然冒出个名字——黄磊。黄渤突然之间晃了神,在他眼前算命人的模样反倒在这失神中越看越像,连同那笑容也是同黄磊那样贼。黄渤这么想着,眼睁睁看着面前人偏了偏头的时候才惊觉自己竟忘了礼节:手早已伸出去像是要摘掉对方的墨镜,他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收回了难堪的悬在空中的手。

鄙人镜片底下莫过两个黑洞,莫吓到先生。算命人说道,语气倒是没有一丝不悦。

黄渤叹了口气,抱歉抱歉。他说着,站起身时蹲了许久的腿微微有点发麻,先前被牢牢箍住的手腕也跟着黄渤起身的动作默契的一松。黄渤走出几步又回了次头,视野里一袭黑衣的算命人也没有投来任何的、特殊的注意。

我还在期待什么,黄渤自嘲的想着,将手揣进兜里顺着人流走向自家的方向,再也没回一次头。他不是早就死了吗,黄渤这么想着,眯起了眼睛看向西垂的圆形太阳。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算命人的墨镜已滑至鼻尖,水漉漉的大眼睛里流转的光同那诡异的笑容一并都显得高深莫测。

找到你了,他的嘴唇动了动,漾起一丝弧度。

小渤。



希望陈坤没饿死在沙发上,黄渤在回到家时掏出钥匙的时候这么祈祷着,我记得他跟我说今天有任务的,哎这熊孩子…啥玩意都和我说,也不怕我是间谍什么的。

黄渤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忧心忡忡。

评论(4)
热度(1)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