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随笔。奇幻十五题——应该是全职系列!

不熟魔道所以——BUG求放过。




——


燃烧的河流






烧瓶自上而下醉落砸至地面,火红的熔浆蜿蜒着勾勒出不规则轮廓,微微有些焦黑。腐蚀着坚硬灰岩发出吱吱声响,咕噜咕噜的缓慢升出气泡,撑起薄薄的熔浆皮,又啪的一下破碎。




高高的帽檐点缀着星星,漆黑的发紫的色彩在熔浆河的映衬下变得鲜艳缤纷起来,镀上一层过渡色。他眯起眼,碧瞳晶亮却隐晦的有些得意。




找到了。




抬手执起扫帚画出轮廓,截面发亮的光点连成看不懂的图画。他抬起手,遥遥指向干净得如同净布的天空——




繁星闪跃堕下,划出光亮弧度直直砸下。地表破裂碎土飞溅,地下隐藏的河流毫不客气的吞下碎屑,连同从边缘流淌而下的镀上一层灰壳的熔浆。本该被滚烫熔浆通化沸腾的碧蓝色得水,像吃饱的孩子一般流动起来。溅起的水花,碧蓝又透着紫红,燃烧却不会蒸发。诡异的又落回河流,随着湍急的河水一齐流向未知的地底。




他从斗篷里掏出一瓶冰蓝色的试剂,甩向河流冻结了流动。掘起一块晶莹的冰,里头河水却像火焰一般舔舐着冰层。




他的眼眸里倒映着这幅诡异景象,他转了转视角看向天空,干净的仿佛没有方才那绚丽的流星雨到来过。




王不留行,星不余迹。















评论(3)
热度(5)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