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狐狸需要采阴补阳。

05.相见总是来得太出人意料。

 

那晚欢愉之后遗留下来的东西几乎都被不知去向的陈坤收拾好了,只余下韩庚脖子上隐约的一个咬痕和套在手指上的戒指——却从中指换到了食指。韩庚时常盯着手上的那枚戒指发愣,回想着那个有着精致面容的人儿脑袋里却模模糊糊的只有一个剪影和一个名字,重要的东西却一丝半点都没有想起来,坤。韩庚在心里头咀嚼这个名字,垂下眼帘把玩着那枚戒指,暗暗的勾了勾嘴角。

 

——我的记性有那么差吗,他想。

 

他也曾打过电话给徐峥,那头忙音不断的反复传来,只好在父母催促下他找了个样貌颇为漂亮的女朋友,对陈坤本就稀少的记忆也逐渐被埋葬在记忆的长廊里,直到——陈坤的再次出现。

 

 

 

徐峥寻找将那只人还挺好的狐狸放出来的方法已经很久了,最后折腾来折腾去终于通了个关系能把陈坤给兜出来。颇为漆黑的禁闭室里总有一些呻吟传出来,不知道是被修理的还是在内部消化。徐峥想到这里不禁皱起了眉,本来不紧不慢的脚步突然加快起来,鞋底拍在潮湿地面上的水坑的声音清晰的可以传到所有禁闭室的每一个角落。陈坤要是被搞坏了我可怎么拿出去交差啊...不过也好可别再让他去祸害人家大闺女。徐峥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着,嘴上这么说可心底却为想象中陈坤会受到的待遇深深的抹了把汗。从一堆钥匙里找出一把,插来插去也没有将钥匙挤进窄小的锁孔里,徐峥换了个面再试了试,铁门总算松了那咬合紧密的锁,锈蚀的面相互摩擦稀稀拉拉的落下好几篇铁锈,用力的推开那扇重若千斤的门,体力较弱的徐峥连连喘气掏出手电往屋里头晃了晃,让雪白的灯光照亮房间却没发现一个人影,他纳闷的往里面走了几步。

 

哎,怎么回.......我靠!

 

背后突然有一东西扭住徐峥双手扣在背后,弓起膝盖用力一抵将体弱的徐峥给摁到脏兮兮的地上弄脏了新衣服。徐峥扭动着正想骂娘,就感觉到背后有人在嗅着自己气味。他在心里暗道不好就连我这姿色也遇着基佬了,背后人却止了动作从嗓眼里头挤出一丝哑笑。

 

徐峥?

 

听到这个声音徐峥心里一惊,嘴唇颤抖着欣喜于这并不算完美的相遇。陈坤?

 

那人将徐峥拉起来,借着被甩在一旁的手电灯光徐峥打量了下那人的面容,与自己认识的陈坤无异,却有一点不同。除了头发长了以外,似乎还多了些什么。

 

陈坤被打量的自然,扬了扬下巴眯着眼对上徐峥的眼睛,眸子里闪烁着隐约的寒光与傲气,藏着一点点狐狸的狡黠。

 

或许是比起狐狸,更像狼了吧。他想。

 

话说回来,陈坤你有病啊怎么二话不说就把我摁地上了?!徐峥将陈坤拽出监禁室二十来米的时候才迟迟的大发雷霆,原以为陈坤会像以前一样撒娇求原谅的徐峥看着对方那一脸像是许久没有用过而显得有点别扭的无辜的表情,本就发不太出来的火也硬生生的给堵了回去,陈坤唔了一声,自顾自的越过一瞬痴呆的徐峥走到前边去。

那边有个狱警,叫什么大鹏还是什么的,说我玷污了那个谁——好像叫柳岩,说让我等着。

 

哎不是吧你个禽兽,那么小的妹妹你也能下得去手!

 

没有啊峥哥!你看我的脸,我需要主动吗!

 

你现在多久没打理都成阿玛尼了!还是柳岩主动的吗,你还真敢接受陈坤你害不害臊啊!

 

…………

 

两人一直吵闹着知道顺利的回到徐峥的家里,将自己丢进放满热水的浴缸里的时候陈坤总算是松了口气,他讲脸沉入温热的水里咕噜咕噜的吐出一串气泡,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一把将悬与脖子上串着一个戒指的项链捞了上来,上面的银漆已经有些剥落,仿佛被繁密的树叶兜住的阳光偷偷漏出了一丝半点。还好…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庆幸什么,——不知道老韩他怎样了,还记不记得他,戒指还有没有保存着,或者是还有没有女朋友。思绪在最后一个问题时突兀的终止,恐惧像一群黑压压的老鼠一般啃啮着心脏。

 

——要是,答案都不如自己所愿怎么办。

 

陈坤——浴室的门突然被大力推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陈坤猛然支起身子清亮的眸子带着一丝丝恐慌的望向门口站着的入侵者。徐峥一脸茫然的瞅着陈坤,陈坤扬起高低眉重新将自己浸到水中只露出个脑袋,瞳眸里映着徐峥故作淡然的关上门的动作,他哑哑地笑了一声。

 

咋了峥哥?

 

没事,叫你那么多声没应怕你淹死了。

 

徐峥蹲在浴室门旁边脸上几乎飘着“要长鸡眼”的弹幕,他抹了把光头上的汗一屁股坐到地上翻了个白眼。倒是不能不承认陈坤这小子的身材还算不错,怪不得那么多姑娘投怀送抱。在徐峥脑内戏无比丰富的时候浴室的门应声推开,陈坤穿着徐峥借给他的衣服低下头与徐峥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蹲了下来。

 

峥哥。他唤了声对方的名字,先前眸子里冷光仿佛被这趟热水给洗净了。就与他咫尺之差的徐峥甚至能闻到陈坤身上的自带的香薰味道,他也清楚这只狐狸想问什么,他站起身,走到茶几边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对了陈坤,我给韩庚打电话了,他说他想和你重聚一下。

 

陈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沙发上,软软的发丝垂着露出额头,陈坤抬了抬眼皮,像是漫不经心的抛出了个问句。

 

他有女朋友了吗?

 

像是从心底里急切的想得到否定的答案,陈坤感觉得到心脏在胸膛里剧烈的挣扎。信佛的人应该无牵无挂,但他怕是做不到了,也只能像某个人类说的酒肉心肠过,佛祖心中留这样随心随欲。徐峥那边半晌都没有回答,陈坤的心中涌现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却又觉得理所应当,又停顿了一会,陈坤也不急着追问,悠悠的盯着徐峥的光头。

 

陈坤,你俩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对吧?所以看开点。徐峥叹了口气,如此说道。小眼睛里透出了陈坤所看不懂的复杂。陈坤笑了两声,说了句话,让真心为他担忧的徐峥翻了个白眼。

 

——峥啊,你的衣服不太适合让我去见一个品位与颜值成正比的大帅哥朋友吧!他说着,拇指与食指交叠出一个小小的心。以前认识的那个像是毫无牵挂的陈坤的回来,让徐峥也有些莫名的欣慰。他挥了挥手,丢给陈坤一个钱包。鼓鼓囊囊的东西准准砸到柔软的肚皮上,让衣服上那滑稽的大嘴猴都有些痛楚一般的咧开了嘴。

 

那你去买一身衣服吧,不过可悠着点啊。这可是我这个月的工资,你就算是我的猎犬也不能这么烧钱。

 

 

 

 

在途经过许多家服装店却一无所获后陈坤也算是无奈了,不是太过正经古板就是太不成熟。这条街以前还不是这么琳琅满目的,就只有一家老牌的挺合口味的店一直屹立不倒。到现在也找不到那家店了。他甚至开始思索起来要不就穿这一身去赴约,到最后摸了摸徐峥的那厚厚的一沓子钱在心里争斗片刻做了罢。陈坤在路上停了步,闭上眼潇洒的转了一圈引来无数花痴女子的驻足拍照,他抬起眼皮,却不巧的对着太阳,他眯起了眼将热烈的阳光阻在外头,投入眼里的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店子。陈坤向来信天命,也是别无他法,便迈开长腿走了进去。

 

店子里的布局倒挺招他喜欢让他有些亲切,暖色调的搭配和摆设也颇为按照风水学。目光扫过前台却意外地收获了一份大礼,陈坤那眯缝起来的眼睛突然睁大,扬起了眉毛震惊加诧异一齐涌上心头。正在前台玩手机的女子也抬起了头,探出藕臂将浅棕色的发丝撩到耳后,露出精神而温暖的暖棕色眸子。她冲着陈坤笑了笑,好看的唇抿了起来。坤哥。她说着,眨了眨眼。

 

我是张俪啊,还记得呢?那边有条迷彩的牛仔裤和收腰的连帽衫。你看看喜不喜欢?

 

陈坤信张俪的品位,也信她的直觉。毫不疑问的捞了起来往台上一堆豪气的掏出钱包说结账,飞扬的眉毛倒显得有些滑稽可爱。张俪也笑了,弯起眸角温柔而有些俏皮,她一边扫着码说坤哥怎么有空来关照我的生意啊。陈坤也煞有其事的说小俪的生意我怎么能不关照一下,仿佛刚刚迷茫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不过小俪你什么时候换店面了,他问。张俪笑着也不回应,将编码输入电脑后才说了句。坤哥最近都去哪了,好久没看着你了。峥哥最近怎么样?

 

品位没怎么变。陈坤笑着说。对了小俪,找到另一半了吗?是可爱的女孩子吗——

 

哎呀坤哥——。张俪掩着嘴笑了,眉眼笑成细长的月牙,蜷曲的发丝有几条调皮的滑到脸侧。陈坤勾着唇角瞅她,眼睛里像是装了一坛蜜糖。——小俪这么有魅力,男女通杀都没关系啦对不对。张俪像是不好意思了,将衣服叠好递给对方让陈坤去换上。别这么相信我啊,要是我的直觉失灵了怎么办。她说着,垂下眼帘勾着唇角,陈坤也依着张俪的进更衣室换上了衣服——黑色收腰绷紧的让腰身看上去更加紧实,上身的又有些宽松的拢着宽了肩膀,迷彩的九分裤恰到好处的露出了脚踝,正当陈坤撑着镜子投入的对着等身镜臭美的时候,耳朵听到门外似乎传来一声“俪俪”,声线熟悉到直敲心口,陈坤怔了怔,不由自主的缓缓蹲了下来,背靠着冰凉的墙壁,冷汗浸湿了衣服。陈坤掩住脸,抹了一把,原本闪耀的眸子里却出现了一点点迟疑。

 

——韩庚,老韩,没有错,就是他。

 

那一瞬间陈坤突然有一种像少女一样的小鹿乱撞的想早点相认和不想去相认的心理在互相博弈着,矛盾的连思维都仿佛陷入黑暗之中。隔着门板听着韩庚的声音说他去帮忙整理整理衣服和绕到对面的脚步声,赶忙套上衣服的头套走了出去。张俪看着陈坤这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陈坤摘下了帽子长出一口气,眨巴眨巴眼睛皱起了眉头。

 

小俪啊,你是在和老韩——韩庚交往吗。

 

张俪看着陈坤,笑而不语。

 

坤哥是和庚哥认识吧?老朋友了吗。要不要我去叫他——

 

别了别了,老韩还指不准记不记得我呢。大不了——

 

坤哥。张俪突然变得认真起来,直勾勾的往陈坤的眼里望进去,陈坤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垂下眸子钻研着桌子上的纹理。你是不是把庚哥给标记了,是——那种的还是血液的。

 

张俪知道陈坤的身份和任何小九九,真实原因说起来还真有些许尴尬。其实一开始张俪是负责这一块妖精管辖的管理者,却因为太过善良而对这只漏网的狐狸网开一面不再追究,也失去了升职的机会,反而拱手送给了另一个人让坤哥在监禁室里走了一遭。陈坤被这么询问也有些窘迫,支支吾吾的说是他把我给标了——话还没结尾张俪就又笑了出来,好看的眼睛里都闪烁着笑出来的泪花。坤哥你要是想要再度认识就喊他啊,我不介意的,你这是“被标记”,只有一次的机会可别不要了。

 

不介意?陈坤捕捉到了这一个词,挑起眉毛有些狐疑。

 

坤哥,你知道形婚吗。张俪说着,像安抚狗狗一样给陈坤顺了顺头上翘起来的毛。坤哥,你不喊他我可就喊了。

 

陈坤把帽子扣上了,低了下头。张俪看他像只等待挨批的狗狗一样的垂着脑袋,忍俊不禁的喊了声庚哥。韩庚探出个脑袋远远的喊了句咋了。张俪对他招了招手,掀起了陈坤的帽子。

 

庚哥,你看看这是谁——

 

 

 

 

 

 

——哟,坤儿,好久不见!

 

 

 

END

真的完结了——虽然好像有些烂尾,bug也数不胜数,如果有更多时间的话我会尽全力去完善这篇文,——但可惜没如果啊x,虽然不长但是我真真正正没有弃的文,还是有些感动啊。其实原定是be的,到后来却不忍心起来,就这么给了个可以联想的结尾,其实张俪没有和韩庚在一起,至于张俪的性向是因为心花路放的那个人设好给庚坤一个好一点的结局,啊——我的小渤!

 

咳嗽,扯远了。我很想写他们甜腻腻的日常,吃饭的时候,看电影的时候,相隔两地的时候。我有很多很多故事,有很多很多话想说,但这个文我还是因为学业匆匆完结了,这个得正式的致一个歉。

 

 

而且若是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怕也写不下去了吧。——谢谢你们。

 

谢谢。

 

洛焱,于2016.5.5.

评论(13)
热度(19)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