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王者荣耀操惇。现实游戏两不误。慎入

乱,一时兴起的小段子!

——————

利落两招拖住即将残血的敌方安琪拉,锁链抛出扣着人便冲上去一个撞击便得了一个人头。元让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草丛里蹦出来的一个曹操给收了人头,奋力抵抗倒也只是把人砍成残血。他望着自己屏幕中的夏侯惇跪在地上缓缓倒下,心里五味杂陈宛如喝了洗锅水。那时候频道里突然蹦出来一个名字,元让瞥了一眼,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全部]安琪拉(xxx):曹操你和那个夏侯是情侣名么,一个叫孟德一个叫元让的,操惇还是惇操阿233我站操惇!

元让沉吟了片刻,数着秒等复活之后提着刀便向正在下路清兵的安琪拉冲过去,把人小女孩子搞成了残血,眼看着下一刀就能收割人头,后边曹操一个减速,又让安琪拉给多逃了几步。而自己大招cd也正在冷却,游戏中夏侯转了个身,正正对上顶着孟德二字的曹操眼神,看的直直有些不对劲,而自己贸然出刀也不太好意思,若人家正在敲字岂不是趁人之危?正当正气凛然的元让思索的时候,全部里面又冒出了一个名字,元让抬眼望去,心下了然,果然在打字。

[全部]曹操(孟德):嗯,操惇。元让,给孤亲一口。

[全部]夏侯惇(元让):………曹阿瞒,打匹配你就好好打,调什么情。

元让敲下下键盘,将字给发了出去。心想估计得给人头了,现在血也就半管,对面还是个吸血的这认真打没准就挂了,这下连超神都拿不到了。谁知那孟德看完了之后转身便走,干脆利落的钻野区去了。元让无语了一会,看了一眼那人潇洒背影当作游戏背景的情分作祟,又自继续顾自的清兵去了。

到最后推塔,到了敌方团灭只剩曹操一人蹲守水晶的份上,也只是看着夏侯惇顶着塔强推,任由残血的夏侯给收了水晶最后一滴血不出手。元让眨了眨眼,思索片刻给孟德发了条好友申请。

聊了几句觉得对头,找了个时间两人开着yy去打排位,也是所向披靡。可yy里面一般只有元让一人的声音,孟德一直都一言不发,只是偶尔在队伍频道里打几个字,或是在公共里面调个情辣敌方眼睛。元让心想或许这是个混语c的萌妹子不好意思说话,也便开心的自己yy去,顺便给人挡下几招伤害,再顺手抢个人头。

直到有一天元让提出了见面,向来秒回的孟德沉默了十几分钟,才幽幽的回了句好。

元让又何知这弧的十几分钟对面人做了啥,可孟德自己清楚,他可是抱着枕头在床上兴奋的滚了十几分钟啊,枕头都要变形了。

……

“怎么着,孟德你是男的啊?”

“我姓孟名德,不是男孩子是什么?”

元让听着人用着正常自称而非孤,又看了眼人身高,大大咧咧搂过人肩打算请这游戏里的兄弟去撸串。孟德眯起细长的眼睛,伸手揉了把人同游戏里差不多的奶白色发并看了眼人左眼弱视的眼罩,若有所思。

“元让,你是从游戏里蹦出来的么?”

“被你发现了,我姓元名让,因为我妈喜欢夏侯惇所以给我起这名字。”

“你相信转世么。”

“不信。”

“那你信我不只是想跟你做兄弟么?”

……

我游戏里的搭档是男的,这没关系,可他想上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被人强硬拽进宾馆的元让欲哭无泪,趴在软床上敲下一排字,按下发送,翻了个身也不试图逃跑,便懒洋洋的倒在床上。

为什么不跑呢?

那人将俺拉房solo的时候俺也没怕过,如今真拽进来了,便战呗,俺可不怕啊。

才没有喜欢他喜欢很久了。

评论(2)
热度(88)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