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典韦……头好痛。”

典韦托着那像大猫一样趴在自己背上的人的腿根往上颠了颠让其趴的舒服点,又应了一声偏头想要看人。眼尾一扫却只能看见奶白色的发梢,却也同主人现在一样毫无精神的垂下。他滚烫的脸颊就贴在典韦脖颈上,耳尖更是红得快滴出血来。

“夏侯……你……”典韦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突然贴上耳廓的温热唇瓣给惊得咽了回去。夏侯稍稍眯了眯眸子,笑意满盈几乎从那琥珀色的眸子中涌出来。

“吓到了?俺没事,一点小烧不会影响战斗力的。”夏侯自顾自的说着就想下来,却也毫不在意自己的前后逻辑是否已经烧得发生偏差。正挣扎着准备滑下去却不知是意外还是故意的被典韦掐了把腿根,他倒抽了口凉气锤了典韦肩膀一拳,而典韦毫不在意的把人搂起来了些便继续走着,红色发梢在风中摆动。

夏侯叹了口气,额便抵上人脸畔,手臂圈着人脖颈灼人温度像是透过盔甲一般让典韦打了个激灵。

“麻烦了。”他说。

只是气声也抖到不成样子。

评论(7)
热度(35)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