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可以吗?

#拖了很久断断续续接的,很辣鸡……smoke。好久没回归了,好冷,只好拙笔暖tag。
太甜了,学校上课的我错过了首播,只能在半夜补完后在被窝里翻滚。结婚吧,你俩。

当那戒指被韩庚温热的手攥住时,陈坤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似有非有的笑。

韩庚的嘴唇动了动,像是摄像头的光刺到他似的,又抿成条线,想讲的话语又咽了回去,这感觉并不怎么好,像卡在喉咙里的那根鱼刺。

这种感觉太过真实,以至于他下意识的咽了干干的一口。坐在台阶上的陈坤注意到了,低哑的笑了一声,伸出手指竖在唇边,唇角还微微向上挑了一下。

那一刹那,韩庚思绪万千。

坤儿啊坤儿。

神能知道我有多么想让你再得一次至上的桂冠啊?

失望太大,执念太深。染的目光带惜,挤出的笑也带着些轻微的失落来,但有摄像头在,那光鲜亮丽的外表就得现出来。

然后呢?

下一期胜了,却不是陈坤一人的胜利,韩庚望向身边摘下黑框眼镜的老板,后者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抬起头时瞪圆的同鹿般澄澈的眸子里倒映着韩庚的影子。

韩庚笑了,说没什么。再过一会,补了个称呼。

“坤儿。”他唤,接着又没了下文。

直到第九期的录制终了,结局自然是胜了,陈坤藏了一手让人意想不到的镜子,为了颜霸队,同样是为了韩庚的期待与寄托胜了。韩庚抚上胸前已完全空掉的电池,咧了咧嘴角,比任何一次他自己夺得桂冠还要兴奋。

终于——

我的坤儿啊。

他笑了,眉眼弯弯。

录制结束回了旅馆,陈坤才总算在水流的冲刷下卸下了一身的疲惫,肌肉稍有酸疼,而脸嘛——

扁唇,眯眼,扬眉。心道,还是一样的帅。

在嘈杂的水声中听到浴房门的响动,他转回头眯着眸子去看,那依稀能现出人影的磨砂玻璃外的人斜斜的靠着,宽厚的掌却早已按在了玻璃门上,没有给任何驳回的权利。

“坤儿?我进来了。”

光亮敞进,水龙头还开着,陈坤被冲的睁不开眼,只能摸索着打算去关水,这时韩庚便抱着早已准备好的浴衣倾身进来,将人拢到怀里扣上浴衣,迎着水流毫不犹豫而准确的的给陈坤了一个温热的吻。

水一直在淌,不知过了多久陈坤才用哆嗦的手将开关拧上,虚着眼睛,半晌才在水雾中将对方看清楚——衣服还没换,白色外套如今半透明的贴在身上,发丝垂下贴在脸上。陈坤皱了皱眉,抬手用衣袖将人脸侧的水给吸干。

“韩庚你快去换衣服,不然得感冒了!”

陈坤尝试着把人蹭出去,无果。而韩庚的视线也一直锁在他身上,他无奈了,柳眉一扬唇线一抿,湿了水的眼睫毛稍颤,锁骨上还存留着水珠,圆滚的勾出往下的身体弧线。

“韩庚,乖。”

韩庚听出了他在压低声线,又怎么不明白这个水瓶男的底细呢?目的是蛊惑,实质是诱惑。即便是百遍,陈坤,这招我还是没躲过去。韩庚的手往下挪了挪,勾住了陈坤的腰。

算你赢,坤儿。

“可以吗?”韩庚抬了抬眼皮,问道。

陈坤一愣,一笑。

“你说呢?老韩。”

评论(15)
热度(28)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