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坤儿。”

陈坤正低头给他系领带,仰起头去瞅他的时候双目圆乎,又带着副细边的圆框眼镜,棕发随意搭在额上稍带卷儿。深色居家服松垮的在哪个角度露出大半胸膛,随着呼吸起伏的还有几枚艳色的印记。

他瞅着觉得赏心悦目,便笑着往自个儿脸颊上点了几下,笑容狡黠的仿佛是一只狐狸,眼角弯弯,陈坤好像看见了他头上那对毛茸茸的橘黑色耳朵。

“韩庚,做人要讲点道理——”

陈坤伸指抵住对方凑过来的唇,眸子半阖半分慵懒,启唇调侃时昨晚那无比热情的粉舌便现出一些,勾的韩庚更是心痒痒,陈坤好似也看出些危险在靠近,忙将那念想半途截断。

“——且慢。”挑眉,“我说庚哥啊,就算水瓶座是公认的帅,你这也不能仗着颜值强吻良家少男吧?”

韩庚笑了笑,揉乱了陈坤的那头乱发。

评论(6)
热度(26)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