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狐狸需要采阴补阳。

我又来了,最近对宇哥情有独钟我该怎么办。听着月亮惹的祸写着写着——

我就,想起我的庚儿了。

我好像弧他弧超久的(。

02.感情发展的这么快,坤儿你怎么这么直率。

 

韩庚脸上挂着的笑容特别愉悦,可以看出来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欢愉。楼道里的灯光忽明忽暗闪烁着,显然物业中心是不知道白天开灯是有多浪费的一种事。

 

韩庚手上提着两个麦旋风,是最近小区附近麦当劳新出的桃花口味。而且买这个口味也是根据徐峥说的一些歪理比如想走桃花运的人想给另一半送东西桃花味雪糕是不二之选之类的感情迷信,但韩庚还真信了。不然说恋爱中的女生都是笨蛋这话怎么会流传千年呢。

 

在昨天徐峥策划的火锅店艳遇过后韩庚和陈坤似乎已经站上了统一战线,只不过那战线是指陈坤和徐峥在某些事情上针锋相对时韩庚帮哪边的意思。在徐峥隐藏在火锅突然升腾起来的一朵白雾下的得意笑容绽出之前,陈坤正夹起一块莲藕往正笑盈盈瞅着自个儿的韩庚嘴里一塞。眉毛一挑在韩庚正嚼着先前喂进去的藕的时候又夹起了一块放在对方的碗里说老韩你多吃点,韩庚很愉悦的忽略掉了估计藏在深处的吃藕丑的意思接受了来自陈坤的爱意,也伸手捉起一只圣女果喂给陈坤。后者用嘴叼住了,粉嫩的舌尖擦过指尖留下湿润的触感。韩庚捻了捻指腹,脸上显然一副无奈又宠溺的笑容。

 

显然徐峥是看到了的,目的达到了但是笑容也要藏起来。在白雾缕缕消的时候他故意的颦起眉毛,一边夹起一块毛肚吃掉一边埋怨了一句你俩这么黏糊还让不让人好好吃火锅了。

 

徐峥,像我和老韩这么情投意合缘分极深所以什么事都能一拍即合的人自然默契,你看,连颜值都一样高,戒指也一样。

 

韩庚记得当时陈坤是这么答的,还攥着韩庚的手将那情侣戒也一起秀了秀。当时韩庚心里甜的像是小时候偷吃了家里一罐水果糖一般的,激动之下狂向徐峥眨眼睛。徐峥不动声色的呷了口茶一脸淡定的答陈坤了一句,又给韩庚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而当时正在火锅浓厚的汤汁之间挑挑拣拣的陈坤没有注意这一趟眼神的交流,徐峥也接下来开启另一个话题。直到离陈坤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这一趟重口味又漫长的下午茶才结束,而和陈坤一道走的韩庚也发觉出了一些不对——比如说,这个方向怎么和自己的住所位置这么像。

 

陈坤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进电梯了,他看着韩庚也进了电梯按下了和自己同一楼层的按键,眨了眨眼。

 

老韩你也住这?

 

是啊,你不会也是吧?

 

面面相觑之后便是默契一笑,两人一个抬头看楼层一个低头数地板上花纹的格子。在没有徐峥引导话题下的这短暂时间里韩庚居然觉得有些害羞,在出了电梯后和匆匆进门换衣服的陈坤告别后。韩庚摸出钥匙也开了自己的门,进了屋后靠在关紧的木门上看着先前被陈坤柔软舌尖抚过的那个指尖,听着门外又一次响起的脚步声,脸竟然有些发烫。

 

住在隔壁是一件好事,便于联络感情。不是吗。

 

 

 

而现在,韩庚就站在陈坤的门口整着衣装。不知所措的仿佛是正等着向学长告白的小学妹。根据徐峥提供的时间现在应该是陈坤差不多起床的时间了,纸袋互相摩擦发出细碎的声音。韩庚平稳了下呼吸,轻轻地叩了叩门。

 

伴随着叩门声过后的是陈坤刺啦着拖鞋有些懒倦的来了来了的应声,他拉开木门探出个头,精致的面庞上有一股刚睡醒的慵懒。陈坤眯了眯眼,看见是韩庚之后便开了门。

 

还以为是小磊放假了呢,原来是老韩啊——请进请进。哎你手上提着什么?

 

韩庚把两袋麦旋风都给陈坤递了过去,陈坤也顺势接过来,拉开纸袋一股被尘封已久的凉气便扑面而来。

 

陈坤嗅了嗅那夹杂在其中甜丝丝的味道,有点像溪边那些不知名野花的花蜜味。他这么想着。

 

吃过午饭没有?韩庚总算把鞋子给脱了下来,仰起脸瞅瞅陈坤。后者耸了耸肩说正打算叫外卖,韩庚立马皱起眉说外卖不卫生我给你做吧。

 

陈坤顿了顿,挑起眉看上去似乎是颇为疑惑的。

 

怎么了?韩庚直起身以身高优势垂眸揉了把那人刚睡醒而乱糟糟的头发,弯起嘴角便正打算往厨房那边去。

 

老韩你是不是喜欢我?陈坤这么说道。

 

脚步一顿差点摔倒,韩庚一脸别扭的回过头。坤儿你说什么?

 

庚庚——我想吃可乐鸡翅。陈坤眨了眨眼,换上一副无辜的样子好似什么也没说。

 

狐狸。韩庚叹了口气,倒是有一种庆幸的感觉——毕竟这事来的有点快他还没向徐峥讨教。平稳下有些紊乱的呼吸,转身便进了厨房。

 

 

 

评论(9)
热度(20)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