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痴汉,也是一个坑总是填不完的家伙。受厨,最近本命作品当神不让,执念红斗,老婆红斗,偏执红受,没了。
语c习惯带到自己的文里,导致主语加的狗屁不通还特别不顺。
简称,非常人。

狐狸需要采阴补阳。

啊,我来了。想我了没。不过我这标题会不会太直白了呢,哈哈哈。

——

03.做吗老韩,射在里面。

 

走进厨房之后原以为冰箱里估计只有几把青菜的韩庚稍稍有些吃惊,远过他所想,冰箱里倒是琳琅满目,吃的东西都塞的满满当当。在这种储备之下陈坤还去叫外卖,是因为不会做饭吗。韩庚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将一把青菜拽了出来。

 

不过我看坤儿今儿脸色不太好,要不要给他煮个蛋补补血。韩庚开始思索起来。

 

 

陈坤在外边沙发上倒是有些无聊的晃荡着腿像是没地方可以放,眼睛酸涩的几乎撑不开,面前摆放的文艺家具在眼里也是模糊一片。打了个哈欠,双腿架在桌子上就阖上了眼睛。一阵阵困意像海浪一样拍打着混沌的脑海,陈坤微微颦起眉,沉入睡眠的无边深海。被一片黑暗淹没,意识却沉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中,一会儿清明一会儿混沌。

 

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从认识韩庚前一天开始。

 

以往的睡眠被干扰也不过是一天的事,所以第一天的时候他也每当多大一回事。就是拖着有些沉重的身子去赴约,去上班。精神溃散的没办法打起精神去上垒,但在他的印象里前些日子积累的精气本是足够的,却不知为何的流逝掉了大半。一只狐狸没有精气容易现行,会导致看到的人类慌乱,从而将那些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妖物警察给召唤过来。然后呢,服刑或是下禁令。

 

陈坤在并不安稳的睡眠里挣扎了一下,勉勉强强将眼皮给撑开,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张脸,愣了愣神——他发誓,他从没有这么近的和一个男性人类脸对脸离这么近。连徐峥都没有离这么近过。

 

不过挺好看的。他想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韩庚也被这个人的突然睁眼给吓了一跳,若不是绷住了脸,当时表情估计会崩坏的连自己都不忍心看。只不过,要是陈坤没有睁眼或是迟一点再睁眼,近在咫尺的距离,再加上睡得并不安稳的梦中情人,韩庚估计会往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可惜没有如果,尴尬的距离和陈坤眯起的眼里透着得疑惑让气氛有些尴尬。韩庚直起身子有些不自然的干咳一声,坤儿你想吃什么主食吗?

 

老韩你这么讲究啊——?陈坤拖长了音调,伸了个懒腰。要不你下面给我吃吧?

 

下面给你吃?韩庚挑了挑眉,脸上挂着藏不住的笑意。吃得下吗?

 

陈坤跟着挑了挑眉,笑的狡黠,喂得饱吗?他说着,意味深长的往韩庚手心上掐了一把。

 

捏的是手,痒的是心。

 

 

等他俩调情完了之后韩庚才发觉锅里煎的鸡翅快要焦了,在他手忙脚乱处理的时候陈坤看着面前架台摆放的佛像开始思索是否要从韩庚身上拿点精气,只不过该怎么从韩庚身上要陈坤也闹不明白,琢磨了一会老脸也红上三分。在做好了这折腾了半天的菜后韩庚也是看着陈坤吃饱了才离开的,陈坤舔了舔指尖说了声拜拜,便收拾起了碗筷放到洗碗池里。

 

他突然想起幼时他也接触过一个年长的狐狸,因为对一个男性人类动了情不再去吸取女性的精气,最后闹得被迫无奈现了原形,却把人类吓跑了,只得形影单只回到故乡独自生活。他还记得,那只狐狸也曾捏着自己的手说过一个秘方,说是可以标记自己爱的人,只不过要是那个人惧怕自己的原型的话便无法成功什么的——。

 

年长的那人耷拉着脑袋,叙说着这段往事。浑浊的双眸仿佛失去了焦距。暮色西沉,倒与现在的天空相同。迟迟想起现在快到上班时间的陈坤眨了眨眼,撂下碗筷伸了个懒腰。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磨蹭着敏感的腿根。陈坤将手机掏了出来,目光扫过来人名字便接起了电话。

 

之后便是陈坤一方长久的沉默,和另一边喋喋不休的告诫之后忽然没词了一般的寂静。

 

峥哥,你说我该不该先去和小磊说一下我要离开一阵,再和韩庚告个别。

 

一道雷光毫无预兆的划过天空几乎要将赤色天空分成两半,天空慢慢的由红转成灰黑色,下起了倾盆大雨。

 

然而陈坤挂在阳台的伞没有动过。

 

不知名的鸟儿悲鸣着划过天空,寻找一处可以容身的避难所。韩庚打开窗将无助的鸟儿放进屋里来,小小的鸟儿哆嗦着蜷成一团,他笑了下,用毛巾帮忙将羽毛上滚动着的雨滴擦干净。鸟儿叫着躲避韩庚的手,飞进书房落到高高的书架上。韩庚也不在意,重新将书捡起来开始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叩门声响起,韩庚打开门后看见陈坤浑身湿透的站在门口,衣服贴在身上让胸前两点和隐约的肌肉轮廓变得明显,发丝粘成一条一条的淌着水。坤儿?他说着,将陈坤拽进屋里连拖带拽推进浴室。快洗澡别着凉了,咋搞的这么湿?

 

去见小磊了。陈坤答着。我有东西想对你说——

 

洗完澡再说,乖啊。韩庚催促道。

 

 

等陈坤总算洗好出来的时候韩庚正心不在焉的躺在沙发上看着他那本被打断过无数阅读的书,突然他感觉身上一重。他抬了抬眼有些玩味的扬了扬眉梢。——只披了一条浴巾的的陈坤正跪坐在他身上,裸露的皮肤因为热水的作用而微微泛红。

 

做吗老韩。陈坤的嗓音像是因为害羞而有点沙哑,韩庚很快褪去了讶异,轻笑了一声双手扶上人腰故意的用掌心薄茧轻轻摩挲。

 

停留在书架上的鸟儿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歪着脑袋发出疑惑的一声鸣叫。

 

 

 

 

 

 

评论(9)
热度(30)

© 洛焱。 | Powered by LOFTER